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

[23]

“将军了”逆先夏目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刚才还战况颇高的白棋们纷纷放下武器让出一条通向前方的道路,夏目看着几位前辈无视一切走过白棋时那些无机质的大理石表现出的尊敬,攥紧自己的魔杖跟上前去。

“下一个挑战会是什么呢?”日日树涉最先到达门边,用力拉了拉却发现它是紧锁着的,正打算用开门咒强行破门时,拉住他掏出魔杖的是原本被斋宫宗将军后被己方教皇拿权杖劈断的白棋国王,恢复完好的国王从脖子上取下钥匙递给涉,随后对着五人点头致意,带着自己的军队回归原位,重新站在E1位的国王依旧威风凛凛。涉歪歪头转向棋盘把玩着钥匙“国王即使被打败,即便周围人不愿承认,国王依旧还是国王”,朔间零从涉手指上拔出钥匙捅开大门,“再碎碎念就不管你了哦,本大爷可不是来看你伤春悲秋的”语毕便推着红发的末子进入通道,不理睬夏目的扯到头发的叫唤,宗冷哼一声跟上两人“它们不过是被我们打败的没有自己感情不过是被巫师注入魔法的手下败将罢了,还愣在原地干吗?奏汰,我们走了”。深海奏汰看着快步离开的三位友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弯下腰靠近涉“不要想上次零说的事了”,涉宛如被人群吓到的鹰头马身有翼兽一般退后一步,但是马上换上了温和的笑容看着对方的眼睛“不愧是奏汰,什么都逃不出你的眼睛”。

奏汰敲着手中的魔杖变换出海蓝色的光芒随手放出闭耳塞听咒,“涉刚才和夏酱说在城堡里决不能走神,结果自己没能做到,差点就被夏酱看出来了”, 他沉下声音换上难得严肃的表情,“涉不想破坏赤胆忠心咒吧。”,蓝发的巫师笑着将手指抵在银白色长发的友人嘴边,看着对方错愕的表情笑的就像阿尔忒弥斯驾驭着牡鹿洒下的温柔的月光般“涉要说什么我们都知道”抖抖长袍拉着友人往门的方向走,“再不快点零他们就要看不见了哦。”

“真是的,涉前辈和奏汰前辈好慢啊”,夏目站在宗身旁一手插着腰一手拿着发光的魔杖,涉划着圈挥舞着手中的魔杖,想略施魔法想让它的顶端出现一朵兰花,并先想随意开口扯谎就被奏汰狠狠按住,“夏酱,抱歉,我走得比较慢,涉是为了等我。”,语毕,拍了拍夏目并点亮魔杖眯起眼仔细分辨墙上的文字,“宗,这是加了密的古代魔文”,还没等到确定的回答,“你翻译到第几行了?”。宗仔细地辨别着墙上的文字,连头都没有回“第2行,你翻第3行和第4行。涉,你去帮零,他在另一边。”

“涉,快点给本大爷来接班,那么暗的地方写小的字是哪个巫师的恶趣味”零听到身后的轻快的脚步声连声招呼,将手里的羽毛笔和羊皮纸塞给他“从第2行开始,古代魔文这种东西看多了简直是折磨”,说完痛苦地靠在墙上熄灭荧光咒。涉接过羊皮纸,没用Lumos就点亮魔杖,不同于荧光咒他的魔杖照亮了一整片区域“有意思,梅林都能被你吓醒”,长发的男子微微鞠了一躬,“谢谢,我亲爱的友人,作为伟大的巫师日日树涉每天都可以推翻过去的陈旧思想”看着涉操纵着羽毛笔悬浮在空中,自动地在羊皮纸原本Erised stra ehru oyt 的后方快速写着,零露出了张狂的笑容,“不愧是我的友人,还真是神通广大”


评论(1)
热度(26)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