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hp设定长篇)风划过脸庞的疼痛

第一篇是魁地奇,后期不是,具体设定翻看前文

[1]

“所有人准备骑上扫帚,三,二,一。”

随着灰发高挑的平斯夫人的命令,双方14名队员骑上扫把,两名守门员快速到达了球门前面,而双方的找球手则在最快的速度中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占据比赛的最高点,平斯夫人用带着手套的手将管着放置比赛用球的箱子打开,不安定的两个游走球已经不受束缚的跃入空中,将鬼飞球抛入空中,最后小心的把套在呆在里的金色飞贼放飞,淘气的小球在观众面前跳跃般的划过,大家的视线都盯着那个漂亮的小东西。

平斯夫人骑上扫帚,飞到和学生一样的高空,吹响了胸口的哨子,“比赛…开…四”播报员仁兔成鸣努力用最大的声音念到,“仁兔学长,你又咬到舌头了”,金发绿眼的游木真在仁兔耳边轻轻说,“我是这次的播报员仁兔成鸣,仁哥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比赛规则,将鬼飞球打入对手的框可以得10分,抓住金色飞贼可以得150分,同时结束比赛,大家要藏…握…好比猜节奏,呜喵”,红色的双眸的主人努力的提高自己的嗓音,希望在吵杂的比赛场上可以让所有人听到他的播音。

站在蓝色和红色海洋中有两个突兀的绿色身影,“影片,走了,这里人那么多吵死了,一点都不舒服,为什么要把我一起拖过来”,异色瞳的黑发少年歪着头向上看露出一个笑容,“因为一起上魔药课的岚邀请我来看呐,老师,而且今天的播放员是成鸣哥呐。”

斋宫宗闻言“哼,我也只是为了看老友涉和奏汰的比赛,才不是为了陪你。”,随后一甩魔杖,心中默念“Sonorus”,指向播报台上的仁兔,“我的仁兔还是那么可爱呢~”

“人~妖~君,小心”濑名泉将攻击鸣上岚的鬼飞球击飞,随后稳了稳自己在扫把上的身形,甩着手里的球棒,偏过头问“鸣~君,要用那招吗”等鸣上岚点头,两人便齐飞到乱窜的游走球边上,两人奋力用球棒将它击向对方最近的击球员鬼龙红郎。

仁兔由于扩音咒说话不再费劲也不太咬舌了“拉文克劳的两位击球手用了双人连击,这样可以使游走球更具有杀伤力”

“哦,小伙子今天很有力气啊”说时迟那时快,鬼龙红郎用力的甩动手中的扫把,用双手和双脚包抄住柄部,人朝下的躲过了游走球的攻击。格兰芬多的观战席上传来阵阵尖叫声,红黄色的海洋涌起高潮。“阿拉亚达,失败了呢,真是讨厌”鸣上岚用女孩子的语气抱怨着,脸上却没有一丝懊恼的表情,眼中透着浓浓的战斗欲和求胜欲。“诶,连鸣~君都认真起来了,今天吹着什么风”,濑名泉瞥了身旁的鸣上岚一眼,说着骑着扫把向下飞去,“小泉依然还是很过分呢”。

“红郎亲今天太棒了,一个漂亮的树懒抱树滚躲过了强力的游走球。”

这时南云铁虎将红色的鬼飞球抛给高峯翠,随后他拿着球绕过想来抢球的冰鹰北斗,将球抛给了下方,深海奏汰快速俯冲,将球接住,向两人使了个眼神,低年级的两人便随着他形成一个箭头,想着对手的球门撞去,拉文克劳的守门员羽风薰看到这仗势,不由得瞪大了眼,弯下腰做好防御准备。然而深海奏汰做了个抛球的假动作,蒙骗了他,等他再反应过来,球已经进了球门。

“「薰」,今天可不能不「认真」哦~puka~”深海奏汰调转扫把头,笑着转过身说,“真是的,奏汰君你饶了我吧。”羽风薰痛苦的摇着头,心里不得嘀咕“当初为什么要加入这么麻烦的球队啊……”

“格兰分多先用了诱敌术后用了鹰头进攻阵形,太漂亮了,给我们勇敢的狮子加10分,现在场上的分数的30-50,格兰芬多暂时领先。”

“今天的奏汰很在状态啊,看上去很兴奋的样子,但是我可是不会输的哦。”单手扶住扫把柄,将身体折下下方,如果这个动作在平斯夫人的飞行课上做,是会被当成危险动作责骂的,掉下扫帚是很可怕的事情,每赛季的魁地奇总有受伤的选手,场边的医务人员按守职位得待命着。平时长发飘飘,是不是拿发尾打人的他,为了不影响自己的视线,将头发梳成高马尾,活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赛场上奔跑。

葵裕太和葵日向这对配合默契的双胞胎飞到拿着球的高峯翠身边,和他一起平行飞了一会随后慢慢逼近,这时冰鹰北斗从右侧飞来,飞快的夺过了游走球,向球框飞去。

“比赛已经进行了1个小时,但是双方找球手依然还是不见踪影,啊,拉文克劳用了帕金钳式战术拿到了球,他们会不会拿到这10分呢”

没等仁兔说完,这时拿着球棒的仙石忍将鬼飞球击向他,冰鹰北斗听到了身后的风声只好绕开,“绝对不会让你进球的是也”,单边刘海遮住眼睛的小个子这时看上去有6英尺那么高。

“干得好啊,仙石。”守门员守泽千秋扶着腰笑的露出了牙齿,“今天大家的状态很好,是吸收了梅林的魔力吗?”

一边寻找从头就开始不见的对方找球手,一边环视四周,生怕将那个漂亮的小飞贼看丢,“最喜欢的闪亮亮的东西去哪里了呢”,明星昴流骑着扫帚四处环绕还不得不防止撞到己方队友,有一个东西轻吻了一下他的脸庞一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和出现一样迅速得消失了,“闪亮亮的小家伙我找到你了。”


为了凑出两只球队,生无可恋,不要问我獾院和蛇院的比赛在哪里,獾院和蛇院全是老弱病残幼的,tag太多了就随手加几个

评论(5)
热度(31)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