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

如同打字机一般的写文,前文请翻阅tag

[3]

夏目看向窗边的长发男人,长马尾随着风飘起,就像是夏目和父母亲一起在新生报到时去对角巷看到的破斧酒吧的那面无风也招展的锦旗,那是他第一次看见真正的魔法,而不是母亲为了省事使用”Scourijify”之类家用清洁魔法,他睁大了眼睛,记忆回到了刚入霍格沃茨时度的那条河在船上看见魔法城堡散发出那份魅力一般。

深海奏汰走到发呆的他身后,狠狠得用魔杖在他头上敲击了两下,尖端冒出蓝色火花,“发呆是不可以的哦,夏目,puka”,蓝发的学长用着天真的语调做着残暴的事情,“学长,不要打我的头”抱怨着的夏目受到突然袭击差点将红茶杯打翻,“喔多,要小心啊,这么好喝的茶不要浪费哦”,日日树涉瞬间从窗边移动到他的身边,带着温和的笑容将羊皮纸折的鸽子放在茶壶边上。

夏目突然意识到什么警惕的看着奇怪的四个人:“你们是这么知道我是谁的,又是怎么在我的纸上使用魔法的,这里又是哪里?”。朔间零闻言背着钢琴站起身,用力挥了一下魔杖,室内交响乐戛然而止,他凑到夏目面前,两人的距离不会超过10公分的距离,红色眼眸露出些许威胁的眼神“小鬼你的问题真多,在霍格沃茨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这个回答这么样”,说完后边坐在涉变出的椅子上,端起属于自己的一杯茶,翘起二郎腿,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椅子里,又将身后的乐器激活享受起自己的下午茶生活。

[夏目君,不要害怕哦,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一个软软的东西轻轻挠着他的左臂,转头看见一个穿着斯莱特林的大概一般女孩子八分之一的娃娃,和偶然在麻瓜世界看到的不会动的傀儡不同这个女孩充满魔法的力量,就像是学校里的壁画一样会说话会动,但是也和那些冰冷的壁画有区别,这个孩子是有温度的,她小小的右手抚摸在他的脸上,可以感觉真正女孩子的触觉,夏目不由得有一些脸红。

[这个黑头发是朔间零,是发现这个房间的主人,是斯莱特林的六年级学生,也是最年轻的男生会主席]

女孩用安抚人心的声音向他介绍,这时对面的零抬头露出一个邪气的微笑,

[那个看着水生物的深海奏汰,是格兰芬多的五年级,虽然说话和行动方式有些怪异,但是是个难得的好人哦],奏汰听到后恋恋不舍的离开自己的水缸边,向mado摇晃着身体说:“谢谢,mado对我的夸奖哦,我很高兴哦”。

涉向mado眨了一下眼,向mado鞠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那么,我就不客气的再次自报家门了,我是属于你的日日树涉哦,来着拉文克劳,和他们一样都是五年级。”语毕向夏目行了一个巫师礼“这个女孩子叫mademoiselle是斎宫宗的作品哦,是注入了宗一部分灵魂的哦”他弯下腰轻声说“也就是mado姐说的话就宗自己的想法哦。”说完便背着手退后到一边。

“才没有认为你们这些家伙有什么好的呢,只是还觉得不错”宗听闻马上抱怨,“我是斎宫宗,斯莱特林五年生。”

“哦,这样,啊,不对,你们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来这里,而且你们都不是一个学院怎么可以在一起”,听到这里,四人拔出魔杖,同时指向天花板,四面学院锦旗从缓缓落下,中间是斯莱特林,两边分别是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旁边还有一面斯莱特林。

“小鬼,现在这里不需要用学院之间的疏离感,至于我们为什么会知道你是谁,这你不需要知道,只需要知道是被梅林选中的巫师就可以了”零用右手撑住下巴,左手搅动着加入了番茄干的红茶,抿了一口,“至于你要加入我们决定权在你,但是事先警告你,进入了魔王的巢穴可不是那么好离开的哦”


评论(2)
热度(64)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