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原著向朔间零生贺)It's time to celebrate.

[6a.m,朔间零的房间]

朔间零打着哈欠把床头的闹钟按掉,下床拉开窗帘,让清晨的风带走暗夜的阴霾。在房间配套的浴室里,零摆弄着自己的长刘海用发蜡把头发定型,整理好自己的妆发,走下楼。

[6.45a.m,朔间家客厅]

“哥哥,生日快乐”朔间凛月难得在正常作息时间清醒,将一个漂亮的纸盒递给零“谢谢凛月,哥哥我会将这个礼物当做传家宝一生珍藏的”凛月听闻后微红了脸,蹩过头,“不用这样,你不打开用,我就没有送你的意义了,你难得生日就由我来做早饭好了”,撑着下巴坐在客厅餐桌前的零看着围上围裙的凛月,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兄长。

凛月做的早餐很简单,两个鸡蛋,一根香肠,有心的摆成了笑脸的模样。

“如果每年生日都能吃到小凛月做的早餐,哥哥我也觉得人生无憾了。”

“哥哥也太容易满足了吧,好~困~,先睡一会,等会真~君会来叫我上课的,哥哥自己先去上课吧,晚安。”凛月坐在零的身边,边吃零边用手指绕着那凛月的一缕翘发,吃完后摸了摸他的头拿起包就准备去步行去学校。

[7.30a.m,朔间家大门]

打开门看到一个将刘海夹起来的红发少年,“零前辈,生日快乐啊,这是我的小心意”,“谢谢,反倒我还要感谢你平时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一直帮我照顾小凛月啊”,拿着礼物向衣更真绪挥了挥手,目送他进了自家的门听见门缝中传来凛月撒娇的声音“真~君,让我再睡一会”和真绪再不起来就要迟到的轻声抱怨,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吹来一丝微风,温和的气温,“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

[8a.m,私立梦之咲学院门口]

“今天是你值日啊,莲巳”,绿发青年皱着眉头看向朔间零,“朔间前辈,今天应该是你站岗的,你又忘记了,看在你今天生日的份上就原谅你了,这是你的生日礼物”,莲巳敬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巧的盒子,“谢谢你啊,莲巳”,说着就走入校园大门。

[12p.m,学生会办公室门外]

朔间零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还没用力拧开,门就从里面打开了,“碰碰两声”,他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里面飞出了无数彩纸,亮片交杂着四处乱飞的鸽子“Surprise,零(哥哥)生日快乐”零无奈的将沾到头发上的纸片拨下来,吵闹的声音吓到了走廊上的学生,很多人都伸长了头像一探究竟。

零关上门,进入办公室,“涉和夏目,等会记得打扫干净啊”,逆先夏目闪亮着眼睛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兴奋把零拉到靠近窗口的确保窗帘合上的办公桌前,“零哥哥,快点来拆礼物,猜猜看哪个是我送的”,深海奏汰在戳一个桌上一个造型古怪的安康鱼玩偶,一脸舍不得“奏汰啊,你送出去的东西就不要不情愿了,下次你生日我给你缝个大的”斋宫宗笑着阻止露出痛苦表情的奏汰,蓝发的青年露出闪耀的笑容“谢谢宗”随后抱起那个布偶塞进零的怀里“零,今天是你的生日哦,祝你生日快乐哦,我很高兴,鱼也很高兴,所以零也要高兴哦”。宗将桌上的一个最大的包裹提起来,“诺,这是我给你们deadman缝的演出服,不要感谢我。”,“宗哥哥,奏汰哥哥你们都不配合我,我还想让零哥哥来猜呢”夏目亲昵的搭住零的肩膀,指着剩下的两件礼物,“现在只有两个了,零哥哥试着猜一下嘛,快点”。零打开着那个红色的小盒子,里面是两个红色的耳钉,“这个肯定是你送的不是吗”,“零哥哥好聪明,这个是缅甸红宝石哦,我托妈咪从孟素[1]带回来的,和零哥哥的眼睛颜色很像哦”,夏目开心的从后方抱住零。

“那么我就不客气的自报家门了,那袋新鲜的光树番茄,新鲜的番茄汁和番茄味的饼干是我送的哦,早上特意去佐贺县川副町[2]买的”。零勾了勾手指,日日树涉见状弯下腰,零扯住他的马尾辫“就不深究你这家伙怎么进来的”,奏汰一个手刀敲到涉头上“涉,不可以搞破坏哦”,涉吃痛的求饶,“绝对没有破坏什么东西,我可是全能的日日树大人哦”,宗在一旁怂怂肩吐槽“我有阻止过这对行为奇怪的师徒,昨天他们就在你的办公室踩点了”。

“涉,这个毫无语法规则的便条是你新学的什么奇怪语言吗?”零打开番茄包装袋子,喝了一口番茄汁,看着一张不知所谓的便条。

“零哥哥这个,这是师匠想出来我们几个交流的方式哦”,夏目自豪的说,“把字母退后几位就是原来的意思哦,这张是‘祝你生日快乐’”。

[3p.m,轻音部教室]

“朔间前辈你总算来了,祝你生日快乐”大神晃牙站在架子鼓前面,拿着一台电吉他,待零坐下便开始弹奏一首乐曲。

一曲完毕,晃牙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零,“汪口,弹的不错,很有进步”,“谢谢前辈,上次听见你在钢琴房弹的时候就想把它改编成爵士乐了”,轻笑着揉乱他的头,大神晃牙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8p.m,朔间家宅]

“今天累死了,总算是把学生会的任务做完了”,打开家门,看见桌上有一个造型和材料都很怪异的蛋糕,朔间凛月在桌边睡着了听到声音揉了揉眼,抬头,“谢谢你,凛月,这是我见过的最棒的生日蛋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p.m,轻音部教室]

“朔间前辈,快点醒醒”葵裕太和葵日向敲击着那口棺材,朔间零推开棺材盖“是谁在呼唤吾辈,吾辈都睡糊涂了,葵怎么变成两个了”,日向气鼓鼓的回嘴“我们本来就是双胞胎”,然后两人齐声说“朔间前辈生日快乐”,裕太拿出一块小蛋糕“这是从哥哥嘴边抢来的”,“裕太君真是的不要拆穿啊”。

“混蛋吸血鬼,你终于醒了了啊”大神晃牙从门口看进来,“汪口,不要怎么吵,吾辈还没有清”,晃牙不耐烦的打断,“看在你今天生日份上本大爷就追究了”,将几个盒子抛给他,“这几个是阿多尼斯,羽风(忘记大神是怎么叫薰的了)还有我送你的礼物”。

“谢谢你们啊,那么那堆东西是什么。”零看着地上堆的一堆精心包装过的礼物,“不知道,这里还有一张奇怪的便条”,裕太将一张贺卡递给零。

[7.30p.m,朔间宅]

“吾辈的凛月,今天没有给我祝福啊”,零摇着头进入客厅,看到桌上有一个盘子装着,两个鸡蛋,一根香肠,有心的摆成了笑脸的模样。

______________

[1]在缅甸,和缅甸抹谷同为最好的红宝石产地

[2]佐贺县川副町:日本小镇名,“光树番茄”是其农产品品牌,一颗售价约50元人民币。

 —————

零收到的那个手写贺卡:


[密码]

评论
热度(62)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