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毯的对面

[4]
[零君,不要对夏目君那么凶哦,他是你的学弟]Mado飘到朔间零的身边,正对着夏目蓝色的眼睛带着温柔的神色,[夏目君,刚刚零君没有威胁你的意思哦,他们几个是真的希望你能加入哦]

“既然Mado小姐都那么说了,那么自称大魔法师的日日树大人也要有点表示才行”,微笑的看着夏目藏在袍子里的手,涉用着霍格沃茨圣诞舞会上的华尔兹乐曲一般的声音说“Expelliarmus”,然后跳起来接住了夏目的魔杖,“想偷偷突袭可是不行的哦,不乖的孩子要接受惩罚哦”

“喂,你在发什么疯,为什么要突然用缴械咒对付我,快把魔杖还给我”涉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夏目,对方却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将魔杖交给了朔间零,没有了武器的夏目就像是失去了爪子的猫,右边的长刘海更像是一只作做出防御的猫一般把毛直立起来。

接过魔杖的零,仔细的放到眼前打量,“材料是少见的苹果木,长度是十三英寸整,至于内芯么,我来看看是龙的神经,据我推测是对角巷奥利凡德的作品,说的对吗”,虽然是疑问句,但零肯定的语气让人不可置否,然后伸手把魔杖还给了夏目,“不错的魔杖呢,很适合像你这样有远大志向的孩子呢”。

夏目一脸不解,将魔杖放在袍子深处的口袋里,“啊,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怎么可能一眼看出我魔杖的材料和内芯。”

“零说的话,不会有错的,夏目,零对魔杖很有研究的。”奏汰摇晃着走到桌边,拿起一块饼干端详起来“谢谢你,涉,鱼形的很可爱”。

“魔杖是巫师和力量结合的工具,是古老而又传统的学术,连魔杖世家的奥利凡德都没有完全搞明白,古书中魔杖甚至可以按照自己的行动行事,亏你能有兴趣研究这些呢,零”高傲的语气,说出的却是包含诚意的夸奖而不是为了敷衍的夸夸其谈,宗的语气带着对友人能力的认可。

“擅长变形术的夏目哟,可以为我们展示一下你的能力吗,如果愿意那就将你喝过的茶杯变成一只带着鹿角的驯鹿怎么样?”涉一挥魔杖,漂亮的瓷器就浮在了空中,眼看要受到重力作用而打碎,夏目接住了杯子,“Trans figurate[1]”,用魔杖指向奏汰的水缸,在众人的眼前,刚刚那个正在发怒的格尼诺迪在众人眼前消失了,“不觉得消这样才具有挑战性吗,前辈们?”,“好厉害啊,夏目”,看见自己的宠物消失也不生气,奏汰闪着兴奋的目光,“我的鱼消失了,那就重新去黑河了抓一条好了”一如既往我行我素,不在意他人的感受,走到没有了水怪的水缸旁,借用旁边的扶梯跳了下去。

“奏汰,想泡水可以,但是现在是秋天,记得要用毛巾擦干”涉甚至没有用魔杖就凭空变出了一条带有鱼类图案蓝色的毛巾,挂在了水缸的一边。

“梅林的裤子啊,这是这么做到的,即使是最伟大的几位霍格沃茨的创作者也需要用魔杖来使用魔法”夏目看到这里不由的感叹,“可以告诉我吗,日日树前辈?”

“小鬼,这是当然,这里和霍格沃茨其他的地方不同,这里是不同的空间,可以理解为这里有无数根魔杖在里面,只要人作出了请求,屋子就会作出回复”零转着手中的魔杖回答。

“这个屋子是零在离开校长室后偶尔发现的,他本来想找一间可以睡觉的地方,结果在这里找到了形式各异的温暖的床,甚至还有棺材。”涉笑着补充。

“这个家伙本来是想独占这里的,后来被我们当做了活动的据点,至于你说我们不是一个学院的,那有什么关系呢”宗抚摸着mado的头发边附和。

“那么小鬼,你有什么想法吗”零用魔杖指了指屋顶上的四面锦旗,夏目见状挥动魔杖,在蓝色的拉文克劳旁绣着獾的赫奇帕奇的黄色旗帜从天而降,五面旗帜铺面了整个天花板,象征着一段友谊的开始。
-------
设定是一开始夏目并直接没有叫另外几个哥哥,而是有礼貌的称呼为前辈,这段是我便做数据库边写的,可能会ooc,见谅

[1]消失咒是最高阶的变形术,原著没有直接写出变形咒的咒语,这里是变形的拉丁语,让有生命的东西消失更是消失咒的高难度

评论(2)
热度(50)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