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

[5] 

一月后 

霍格沃茨八楼,走过三次那块墙壁,站在有求必应屋门口,即使看来那么多次逆先夏目看着慢慢出现的门框依然还是觉得很神奇。 

“深海前辈,下午好”,房间里只有奏汰开心的泡在水缸里,露出一个蓝色的脑袋,头上的呆毛和本人一样神奇的沾了水还是那么有活力,边上的水缸里一只刚刚抓住的格林迪洛正在发疯的撞着缸壁。“下午好,夏目,今天过得怎么样”,看见学弟的出现,他露出了温和的微笑,“不可以哦,大家要好好相处哦,无论是鱼还是人。”,奏汰将半个身子探出,面对那个格林迪洛露出天真的笑容,刚刚发疯的水鬼听到了他的话后变得温顺起来“这样才对,夏目君,要和他打个招呼吗,他看上去很喜欢你的样子”。夏目摇着头,退后几步,即使习惯了奏汰一向的诡异行为,但是依然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和魔法界最可怕的水生物距离太近。

 

“奏汰,夏目,下午好,还以为这么美丽的下午要一个人孤独地渡过,难道有求必应屋听到了我的请求,变出来了我想要的朋友?”,日日树涉走进房间带着自己的魔咒学课本,顽皮地将羽毛笔当做玩具晃着,“想看我新创的魔咒吗,很有意思的呢”。

 

“还是不要了吧,上礼拜前辈新学的魔咒可是把斋宫前辈倒吊起来,他差点要把你扔出窗外,上上礼拜可是把深海前辈的鱼缸打翻,里面的水生生物可是都跑出来了,还有一次你又…唔唔,日日树前辈,不咬把丙安字节转意到喔追里(不要把饼干直接转移到我嘴里)”,“好啦,好啦,已经到了午休的时间了!那么就快点泡茶把”,夏目被饼干塞住了嘴,日日树涉将书包里的饼干和茶具拿出来,让人不由地怀疑那个小小的书包到底藏了多少和它身形不符合的巨大物体,“aguamenti”,修长的手指操纵着魔杖将清水注满水壶,然后凭空将水烧开,完成泡茶的一步步工序,转眼间,房间里遍布红茶的香气。

“奏汰,夏目君,要来一起喝一杯下午茶吗,天气正好适合休息,那就把下午茶的地点搬到阳光下去好了”,语毕,有求必应屋出现了一扇极具欧式风格的飘窗,涉挥动着魔杖指挥着自己的茶具和下午茶点心靠在窗边,然后在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把半人高的遮阳扇,支在离窗户最远的椅子上,为那里制造了一个无直射阳光的阴凉处。

[真是好闻的香味呢,涉君,你带来的点心也看上去很可口呢],mado小姐从门边快速飘动过来,夏目转头看到,宗和零站着了门口,朔间零左臂弯夹着自己的课本,右手对着门边的镜子整理自己的刘海。“真是完美的时机呢,斯莱特林的魔药学刚刚下课呢,今天是配置迷乱药剂[1]吧”涉翘着腿坐在飘窗上,随意地问,“是的,今天和仁兔一组,他切坏血草的手法依然还是那么熟练呢,不愧是我的仁兔呢”,宗将书本随意地放在门边的小台子上,和打着哈欠的零走到飘窗旁,“大家都到齐呢,真好”,奏汰小心地从水缸爬出来,顺手的将水缸旁的毛脚蟹扔到格林迪洛的缸里,那只嗜血的生物马上将水染成一片危险的红,吃东西的时候发出恐怖的咀嚼声。

“这么的舒服的天气,让人有点怀念霍格莫德里三把扫帚酒吧里的黄油啤酒呢”零坐在特定的位置那里,撑着头发出感叹。

“可惜这个礼拜不是开放去霍格莫德的时间[2],估计要等到下个月了”夏目回答。

“小鬼,谁说我们要从校门出去,谁规定去那里只有一个方法了”红眼黑发的巫师露出了邪气的笑容。

————————

[1] 喝下这种药,就会使人变得急躁鲁莽。配制该药的原料是坏血草、独活草、喷嚏草。

[2]在学校期间的某几个周末,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可以访问霍格莫德


评论(3)
热度(45)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