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涉中心原著向)神的孩子不会哭泣(中)

7岁

身穿合身的晚礼服,和养父母一起去了东京歌剧院,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第一次看见了这么多人一起坐着看演出,涉乖巧地晃着小腿,手指模拟着刚才在钢琴教室里学到的新曲子。

演出的预备灯点亮,穿着优雅燕尾服的指挥家向观众鞠了一躬后调整自己的手势示意乐手准备开始,乐手们纷纷架上了乐器,和谐的乐曲如同经历了一个寒冬的雪川被阳光化成了春季潺潺的溪流,溪水拍打岩石时发出的轻盈的跳跃感充斥整个大厅,

几曲完毕,观众席一扫刚才沉闷的安静爆发出雷鸣的掌声,在中场休息时,涉问自己的养父:“父亲,那个背对着观众的是谁?”,“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当代最伟大的指挥家,他的作用就是让所有乐手保持一致性,控制全场的节奏,可以说是乐团皇帝一样的人。”,坐在另一侧的养母加入他们的对话,“涉,你想成为皇帝吗?”。

“不要,皇帝一直背对着大家,就看不见观众的表情了”,养父轻笑着揉着他过肩的银发“那涉可以做皇帝身边的辅助者,比如说首席小提琴家,他可以说是给了乐团一个大致演奏方向的人。”

演出结束,和养母一起坐在后座的涉拉着她的衣角,“母亲,我想学更多的乐器”,养母不解的问“涉已经在练钢琴了,不觉得累吗?”他摇摇头“我想让大家听到我演奏的乐曲不仅仅只是钢琴,还要更多才行。”

8岁

某贵族小学,年纪大会,校长在讲台上做着冗长的演讲,底下的孩子昏昏欲睡,涉轻轻拍了一下旁边的女孩,待她半清醒后给她变了一个魔术,看见自己的头发旁出现的玫瑰花,女孩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很多的孩子都转向涉央求他变出更多的东西,他向大家展示了一下他空无一物的手掌,然后打了一个响指,可口的糖果从他的指缝像烟花一般绽放。

“二年A班,日日树涉”校长在孩子们的漫长等待下终于完成了苦口婆心的演讲,开始了大会的正题,开始为每个年级的优秀学生颁奖,涉在大家的掌声结果了校长手中的奖状,“日日树君,今年也很努力,全科都是5分”。

“下学期也请多多指教”涉牵着保姆的手和同学们告别,樱花飞舞的三月见证了他天真的笑容,“涉很喜欢和同学们玩吗?”,“对啊,看着大家高兴,我也会很开心”。

9岁

养父的40岁生日邀请了很多演艺圈的巨头,帮助养母将自己的家被装饰得焕然一新,养母拿着彩带随意地问垫着脚将花环挂在墙上的涉“涉有想好要给父亲什么礼物吗?”,“这是秘密,父亲生日的那天母亲就会知道了”,然后在折梯上掂着脚尖将身体转了一圈,然后从高处直接跳下,“母亲就等着我的惊喜吧”,顽皮地闭上了一只眼睛向她眨了眨眼睛将她因为目睹了刚才危险一幕而不小心掉下来的彩带捡起来递还给她。

生日当天,涉看到了很多以前只能在电视和杂志上才能看到的拥有很高艺术造诣的人,他站在幕布后深吸一口气,向两旁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

“It’s the show time!”涉一手拿着自己的魔术帽,一手挥着自己的魔法棒,大笑着面对拿着香槟交谈的宾客们,他用白嫩的手指从帽子掏出了一面面彩色的旗帜,操纵陪伴已久的鸽子伙伴飞出帽子,雪白的小精灵叼鲜花从天上将花朵送给客人,然后坐在钢琴凳前用乐曲配合着鸽子的飞行,黑暗冰冷的夜晚也开始变得有了温度起来,涉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了萨克斯风,悠扬的曲调,听着涉的表演宾客仿佛漂浮到了宇宙看见闪亮的流星划破天际,这是涉又将魔术帽抛到空中,从里面掏出了小提琴,只不过是欢快简单的生日歌却让人想起自己和家人朋友度过的最快乐的生日。

演出完毕,他用帽子抵住胸口,向宾客鞠了一躬,得到了宾客们一致的掌声和欢呼,然后从舞台上跳下,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藏在帽子里礼物递给养父,“父亲,祝你生日快乐。”

11岁

涉无奈的将自己鞋箱里的垃圾扔掉,附近几个孩子看到了这一幕低声嗤笑了起来,有一个好心的孩子担心地问“日日树君,没事吧,要不要通知老师”。涉看见了有人走近便快速拭去眼角的水珠,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美丽的小姐,谢谢你的关心呢,我没事”,然后从女孩身后掏出了一朵玫瑰花,“今天这朵花开得这么茂盛一定是想和你争芳斗艳”,看到了女孩露出害羞的笑容涉便快步离开门厅,到了自己的班级。

早已习惯课桌上的粉笔画,但是昨天不慎忘记带回家的课本却也被人画上了各种丑陋的涂鸦还有对他不堪入目的各种诅咒,对于同班同学的劣行他没有一丝怨言,认为反正自己已经将课本都背下来了,无视所有的霸陵行为。

音乐课,带着金丝边眼镜梳着一丝不苟盘发的严苛女老师问谁想在校庆的班级汇报上担任领唱,很多孩子举手,其中有一个男生小声抱怨“反正都是日日树,我们才没有机会呢”,听到了他的怨言,所有积极的孩子都缓缓放下来手,低着头不出声。

“那么大家都不想做领唱,那么日日树君就你了”目睹了刚才一幕的女老师叹了口气,指定到,“现在大家来按照身高排队,日日树你等大家排好再上来站在最前面。”

13岁

新年,和养父母参拜后,涉独自一人来到神社前的空地上,拿着自己的礼帽给前来参拜的游客和附近的居民表演魔术,其中一个看到的孩子露出了欢欣的笑容接过了涉变出的气球,听到热闹声,人群越来越多,将涉包围起来,涉按照大家的要求变出越来越多的小礼物,带给大家新的一年更多的笑容,一个拿着糖果的中年男子问:“小朋友除了变出糖果,你还会干什么?”

“那么我就给大家表演我新学的一个魔术好了”涉拍拍魔术帽,用手指比划倒数“3,2,1”,等涉数到1的时候,天空出爆发出几声巨响,大家看向天空只见万里无云的天空飘下无数的彩带,大家露出惊奇的表情,眼中透露出想知道到底怎么做到的神色。

“那你可以把太阳变没吗?”刚才的中年男人提问,涉的脸上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光芒,“私,没有学过”,“才不过是个会变小把戏的小鬼,你们看热闹看的那么积极”中年男人挤出人群,随着他的移动,人群慢慢散开,看着不见的观众,涉的脸上依然保持着刚才惊恐的表情。

他爬上神社的后院的台阶,坐在最上面的一级,将魔术帽和魔术棒放在身旁,抱着自己的膝盖,团成小小的一团“为什么大家要那么不能满足呢?”

[上]

-----

文中的魔术手法全是瞎编的,切勿深究,笔者唯一会看魔术的时间只有春晚,求多多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关注,大家的支持是我写文的动力

评论(2)
热度(46)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