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傻的挂毯对面

[7]
夕阳西沉,五人准备收拾衣服会寝室休息,漂亮的女老板罗斯默塔女士收走了他们的酒杯,日日树涉重新戴上了那顶奇怪的巫师帽将几人买的糖果塞进那个小包里,斋宫宗将mado小姐藏进了袍子,四人使用刚才的方法偷偷来到糖果公爵的仓库。
原本就很黑暗的密道现在看起来更加阴森,“小鬼,看起来胆子挺大的,原来你还怕黑啊。”零点亮自己的魔杖调笑道,温软的触觉贴上他的手腕,[夏目君,不要害怕,我可以陪着你]mado不知什么时候飞出了宗的袍子,夏目念出“Lumos”点亮魔杖,牵着mado,跟着极为前辈进入密道。
十分钟后,正待涉想推开石板时,奏汰拉住了他“外面有猫的声音”,“是洛里斯夫人吧,那只奇怪的猫,涉放我出去,我去引开它”说完,零就用魔杖指向自己,逆先夏目目睹他的衣服失去重力地落下,一只小蝙蝠从衣领里飞出,蝙蝠眨了眨鸡血石的红色眼睛,涉便用暗语打开石板后,快速从缝隙中钻出,涉见状便将石板恢复原状。
夏目依然保持着刚才震惊的神色,不敢相信只比自己年长两岁的学长掌握了阿尼马格思这么高难度的变形魔法,曾经听长辈无数次警告将自己变成动物是极其危险的行为,甚至很多年长的巫师永远变成了动物,失去了魔法,灵活被困在不属于自己的躯壳里。
“夏目,你看上去不太好的样子”深海奏汰用魔杖戳了戳他的胸部,“是刚才的饮料不合胃口吗?还是被零吓到了?”,“深海前辈早就知道朔间前辈是阿尼马格斯吗,你看上去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不仅是零,奏汰和我都是,奏汰可以变成一条鲸鱼,而我则是可以变成一只鸽子,本来我们也想让宗学的,不过他觉得把自己变成动物太不优雅了,不符合他的审美”在一旁将零的衣物塞进手提包的涉插入他们的对话,宗在一旁扶着额头“真不知道你们那里想出来这么疯狂的主意,把自己变成动物很好玩吗”,“这样很好哦,涉和零就可以不受束缚随时在天上飞了,我就可以去黑河里游泳了”奏汰摇晃着身子,闪着星辰的双眸好像是看见倒影了一整片星河的大海般兴奋。
“差不多时间了,我们可以出去找零了”涉如法炮制刚才的咒语,四人爬出雕像的驼背出,黑色的蝙蝠吱吱地从天花板上俯冲下来,尖利的牙齿反射着壁灯的光亮,它飞在前方,四人便随着他来到了四楼的男生盥洗室,蝙蝠钻入一个隔间后,涉便从门外将他的衣物和魔杖抛到里面,几分钟后穿戴整齐的零一边理着自己的头发一边闻着自己的左手“那只猫搞得我身上一股猫毛味,它估计以为我是一只变异的老鼠,还好刚刚是洛里斯夫人,不是那个难搞的费尔奇”
“你们几个看起来是在抱怨我的样子”瞪着灯泡似的眼睛提着一把手提灯,刚刚几人提到的看守人出现在里盥洗室门口,“怎么又是你们几个,好像还有一个我没见过的新孩子”费尔奇将提灯放在夏目的脑袋前面,仔细打量“现在是宵禁时间,为什么你没有好好地呆在休息室里而在学校里乱晃”凶恶的看守人弓着自己的驼背,双眼包含对几个巫师学生的讽刺。夏目正想反驳,却被宗用眼神警告意示不要开口。
“你们几个统统不准跑,来我的办公室,我来听听你们这次有什么理由,上次是研究魔药忘记了时间,再上次是天文课下课忘记了回休息室的路,不管用什么稀奇古怪的理由敷衍我,你们这次的禁闭是关定了”,费尔奇把几个一路上沉默不语的学生拖进自己的一间天花板上吊着一盏油灯、充斥着烤鱼气味的办公室。
夏目打了个冷颤,从未违纪过的他没有来过这里,他看向天花板上吊着各式各样的手铐,他听说费尔奇非常喜欢折磨学生,甚至常年向校长申请用这些惩罚违纪的学生。
“这次你们又什么理由带着一个新面孔违反校规”,话音刚落,洛里斯夫人在门口附和。零皱了皱眉头,好像是想起了刚才和猫打架的痛苦经历,涉开口“我们是想带着学弟学习石化的人要怎么解除,没想到在草药房忘记了时间,刚才费尔奇先生撞见我们只是想在洗手间把身上曼德拉草的毒汁洗掉。”毫无波澜的编着谎言,紫色的眼睛透露着真诚,“夏目说他很好奇石化的解除,所以我们几个就去帮助他”奏汰附和涉的话。“草药房离城堡有点远,所以我们回来的…”,没有等宗补充完费尔奇打断了他。
“不要废话了,这个礼拜六给我到禁林干活,一个都不许跑”

-----

过渡章,下一章到禁林篇,绕了一整圈发上来的,电脑的lof为什么又双叒叕打不开了,最后求红心和蓝手

评论(4)
热度(68)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