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

[9]

 “夏目君,今天是你第一次到禁林里来吧”日日树涉将食物喂给已经毫无防备的独角兽们,向来防备人类的它们用头轻轻摩拭他的手臂,“想摸摸它吗”对着逆先夏目的紫色的双眸在晦暗的森林深处也熠熠生辉,涉温和地讲独角兽牵引到夏目面前,顺势想触碰独角兽的夏目被涉阻止,“夏目君,它们是一种很害羞的动物,尤为害怕人类,还记得三年级时教授教你们要怎么和鹰头马身有翼兽相处吗,独角兽也是这样的,你要向它们表示你无上的敬意。”

停下安抚着独角兽的手,涉退到一旁,让夏目独自面对纯白的神奇生物。

夏目按照当时的课上的内容向它鞠了一个90°的躬,胸口和地面保持了平行,夏目耐心地等待了几分钟,眼球一转看见对面的美丽动物弯下一条细长的腿,微微对着他鞠了一躬,他微微一笑,直起身,柔和的独角兽用嘴在他的脸上轻轻印上一吻,“夏目君,独角兽是最难接近的神奇生物,很厉害哦”涉将食物放在夏目的手上,让夏目和它们亲密接触。

和过去只能在书本上看见的独角兽如此亲近,夏目又一次感受到魔法世界的神奇,独角兽是极其灵异的动物,由于无法和常人接触,及时是神奇动物保护实践课也无法真正见到它们,“虽然费尔奇的本意只是想让我们把食物放在它们经常出现的巢穴附近并不想让我们接触它们,但是这样也无妨”,涉将手指放在唇前,眨了眨眼,“夏目君,要保密啊”。

两人折身向城堡走去,“哟,你们两个也结束了”朔间零靠着树,翻阅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魔药著作,“还以为涉会激怒它们,看起来你们相处的不错”,听出了零的画外音,夏目涨红了脸,“真是的,朔间前辈不要调戏我”,涉站在零靠着的树木的背面,调笑道“零是在嫉妒我和夏目君的两人相处吗?”,没等夏目的反驳,就听到远处斋宫宗和深海奏汰的交谈。“宗,我只是想泡水而已,为什么要把我拖出来,我要打你的头咯”,“奏汰你这家伙竟然用湿哒哒的手碰我的头发,和你在一起果然应该给自己施一个防水防尘咒”。

出现在三人面前的奏汰浑身滴着水,红色的校服袍子没有干燥的地方,蓝绿色的眼睛透着欢乐的气息而一向爱干净的宗则如同和黑河中的水怪进行了一次殊死搏斗,精心打理的粉色的头发被水濡湿,常年整洁绿色的校服则被水弄得凌乱,“奏汰你又跳黑河了?”零好笑地看着涉用清理魔法让兴奋的奏汰和痛苦的宗恢复原状,“现在是十月份,虽然黑河没有结冰,但是深海前辈,你会着凉的”夏目担心的提醒。“谢谢你,夏目,我会小心的”

“安静,你们听”零突然直起身,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禁林传来大型动物走动的响声,夏目感觉到动静很大,地面都开始晃动,他险些摔倒,被身边的涉拉住,没等到他道谢,涉就将他推向了另一边,最快对声音做出反应的零掏出魔杖快速施法“Impedimenta”。

夏目稳定了自己的身形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几个一向冷静的前辈纷纷掏出魔杖做出防御的姿势。

“夏目,快点掏出你的魔杖”靠近夏目的涉对着禁林皱着眉头,首次用那么严肃的声音出声,“站到我身后,保护好你自己”

---

数据库上赶出来的,求小红心和小蓝手,么么哒

评论(4)
热度(69)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