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挂毯的对面

[12]

“啊啊,斯内普教授把龙的鳞片藏在柜子的深处,我找了好久,差点以为要去罗马尼亚打猎”斯内普一向阴森的脸换上了日日树涉的阳光笑容,鹰钩鼻下的嘴角带着的微笑和整张脸的萧瑟相结合有种说不出的恐怖。“看来零配的复方汤剂越来越优秀了呢,我就喝了一口竟然可以维持一个半小时,要是能改良味道的话就更好了,斯内普教授的味道就像他的头发一样油腻腻的[1],虽然味道很惊奇,但是绝对不会再想喝第二口”,朔间零没有抬头右手翻着不知用什么方法从图书馆禁书区借来的高级魔药丛书,左手按照书上配置生骨药水的方法搅拌着坩埚“这又不是南瓜汁,加了熬了21天的12只草蛉虫怎么可能好喝。不要转移我的注意力,这药水搅拌的数量多了一次就会没有疗效甚至变成毒药”,零用眼神示意夏目的方向,随即将专心合成。

涉将变回原来样子的长发用发带束在脑后,走到夏目面前,弯下腰和靠在床头的夏目四目相交“夏目君,这次没能保护好你,真是对不起,绝对不会有下次了”逐渐变回原来紫水晶颜色的眼睛透露出诚恳和歉意,“夏目君,请一定要原谅我的过失”。夏目摇摇头,“不会原谅日日树前辈的”,看到涉震惊的眼神,笑着开口“因为我要感谢日日树前辈才行,如果没有你,我可能永远不会见到独角兽,虽然会平安地度过七年的读书生涯,但不会有见到八眼巨蜘和被它们追击,还用自己的力量驱走威胁的经历了”红发的少年笑着歪头,额头上的方巾因为重力的原理掉落被眼疾手快的涉接住,正想递还身边的深海奏汰重新濡湿,夏目有左手阻止两人,“谢谢你们,我的头已经没事了,不用麻烦了,涉前辈,奏汰前辈”他低头遮住微红的脸颊“我可以这么称呼前辈吧”

“当然可以,夏目君,我很高兴呢”涉轻轻拍了拍夏目的头,奏汰起身绕过夏目受伤的胳膊环住他“夏目和我们的关系更好了呢,刚才在禁林里送给你的毛脚蟹断了一条腿,被宗拿去做海鲜汤了,所以我要把我最好的朋友送给你”奏汰一挥魔杖想将墙角的格林莫尼飞来,被从暗门出来的宗及时喝止“奏汰,夏目现在受伤了,没办法照顾你的水生生物,等他病好了再送给他”,端着一锅汤的斋宫宗出现在窗边的门口,看见了夏目眼中的疑惑,走到窗边放下汤碗的宗开口“有求必应屋不能变出食物,因为有被甘普变形法则,又一次我们几个在里面研究了很久,结果错过了用餐时间,屋子就打开了通往食堂的门,给家养小精灵一件手织毛衣他们就会很感激,不再阻止我们去里面做饭吃”

夏目伸手接过了宗的碗,果不其然看见里面有很少见作为食材的毛脚蟹“谢谢你的汤,宗学长,还有刚才的魔杖和衣服”,“那只是我应该做的,这点小事不足挂齿”,宗偏头掩饰自己的害羞的脸红。“先等等,这药水要先喝,要乖乖地全部喝掉”将药剂灌到杯子里的零用魔法将杯子移动到夏目的面前,夏目看向坐在放在坩埚桌前的零,“谢谢你,零前辈”,零示意不用感激,夏目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可能味道不那么让人愉”,没等零的话音落下,他将喝下的药剂全部喷出,却感受到口中残留的辛辣感和古怪的苦味,夏目痛苦地捂住嘴弯下腰。

“真是不听人说完话的不乖的小鬼,还好我有先见之明的留有另一杯,不许浪费地喝掉”零没有故技重施而是起身递给夏目,随后掏出袍子里的魔杖让床上的污渍消失,“魔王的指示你是逃脱不了的,夏目。”

-----

[1]复方汤剂里会用药变成那个人的头发或者指甲,所以每一次的味道会不一样,10年前看原文的时候觉得毫无问题,为什么现在觉得那么污


评论
热度(42)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