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挂毯的对面

[13]

十月初,温和的下午时光,上完了惹人讨厌的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逆先夏目有些有些无聊地从地下室步行到图书馆,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籍正一本一本地自行归位,公开图书馆和禁书区有一堵无形的屏障,如果误入平斯夫人预设的魔法就会立刻通知各个学院的辅导员,只有拿到了学院老师的签名就可以去里面借相应的书籍,但是夏目通过《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的记载得知,里面保管最严谨的禁书即使拿到了老师的签名也无济于事。

“哟,夏目君”日日树涉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由于是在图书馆他没有使用出现时一向会带有的金丝雀和兰花的魔法,“涉前辈,你也下课了?”,涉将夹着的教课书放到夏目的座位旁边,坐下后拿出书中夹着羽毛笔,摊开的威尔伯特·斯林卡著的黑魔法防御学《魔法防御理论》上空白的地方记满了密密麻麻的笔记,甚至还要挤不下而不得不粘贴羊皮纸。

“夏目君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虽然我的魔药学没有零那么擅长”,在夏目耳边轻声吟语,束成马尾的长发的发尾扫到了他裸露的脖颈,最后对看向他的夏目淘气地眨了眨眼,开始认真地应付自己的关于呼神护卫的魔咒学论文,“下午好啊,涉和夏目”两人将目光从书本上抬起,发现深海奏汰特意在进入图书馆前将自己湿漉漉的袍子用魔法变干净整洁,防止平斯夫人将湿漉漉的自己赶出去,将书包放到涉对面的椅子上,慢吞吞地走到书架处去借写作业需要的参考书。

“今天拉文克劳上的是黑魔法防御术啊,也亏你早就学会的魔法还能这么认真地做笔记”朔间零看了一眼涉的论文,打着哈欠,将厚厚的《进阶魔药制作》和装在水晶药瓶里的魔药扔到桌上发出不轻不响的一声,被平斯夫人鹰一般的耳朵捕捉到,走过来轻轻敲了一下几人的桌子,涉向她点点头示意抱歉。

零拉松绿色的领带,眯着眼睛抱怨:“好困,下了课之后,级长会议开了快两个小时,下礼拜又要去法国的布斯巴顿学院交流”,和零一起进来的斋宫宗将《标准咒语,五级》放下,坐在夏目的对面,拿着羽毛笔边摊开书边压低声线问“最近欧洲三校要联合举办什么活动?唯一的联合活动三强争霸应该停办40多年了吧。”,趴到桌上的零迷迷糊糊地回话“不知道,最近霍格沃茨乱的很,三强争霸应该不会重新开办,这个活动死亡率太高了。我先睡一会,涉,半小时后叫我。”

“宗前辈,三强争霸赛是什么?”,捕捉到未知信息的夏目好奇地问,“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比赛,本来这场比赛旨在不同国家之间年轻巫师们建立友谊,后来,死亡人数和参赛的选手实在太多了,三强争霸赛就中断了。”宗认真地回答,“这个比赛实在不能算是优雅的绅士和淑女参加的比赛,甚至很多参赛选手只是想得到1000加隆的奖金,但却在比赛中就被各种魔法生物或者设下的机关袭击献出了生命”,“每年的比赛都不一样,但是唯一相同的是参赛选手唯一能使用的武器只有魔杖,比赛前也没有老师会来告诉你比赛的项目是什么”写完论文的涉补充。

“零看上去很辛苦的样子,他应该和我一起和我的好朋友一起玩,有时候我感觉很难受,如果去黑湖里泡一会水就会变得精神”,借好书的奏汰为了不打扰熟睡的零,一脸兴奋地轻声提议,“奏汰前辈,如果你拖零前辈去黑湖,他应该会更痛苦的。”

“好可惜啊,格林尼洛告诉我明天天气会很好,夏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得到了夏目否定答案的奏汰没感到难过,“奏汰前辈,现在虽然是十月份,但是英格兰的天气还是很冷的,小心生病”奏汰点点头,“我会在上岸后把自己弄干的,谢谢夏目的提醒。”

------

毫无干货的日常生活,应该是我最近读书读傻了走后想看奇人一起学习的样子,求小红心和小蓝手,么么哒


评论(4)
热度(66)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