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挂毯的对面

[14]

逆先夏目用手指弹着一枚金加隆,这枚硬币看上去和存放在古灵阁里,可以在对角巷买课本的货币别无两样,但是如果被精通钱币制造的苛刻的妖精族发现,恐怕会被它们奇异的魔法攻击至毫无还手之地吧,当初日日树涉神神秘秘地从魔杖顶端变成这些硬币,称这个是联络用的特殊工具,是不爱用猫头鹰传书的朔间零发明的独具一格的沟通方式。

同班的赫奇帕奇的不擅长魔药学的同学们又一次因为弄爆了坩埚在教授的嗤笑下给学院扣了五分,配置出和教科书上一样精准配方的夏目将魔药灌入水晶药瓶,下课后便和同学们一起从油腻腻的斯内普教授手中逃脱到下一节课的上课地点的禁林,抚摸了躁动的教科书的书脊使它平静下来,夏目发现自己身边的几个学生上了那么多节课依然不知道怎么正确的使用书本,无视他们夸张的尖叫,掏出魔杖,使用悬浮咒让书本悬空,再让自己的羽毛笔飞过去如法炮制刚才自己开书的技巧。“赫奇帕奇加五分,干得漂亮,MR.逆先”身高巨大的海格出现在禁林的边缘,如同垃圾桶盖巨大手掌下握住的粉红小伞映衬得这位混血巨人有限可爱,夏目向他轻轻行了一个礼,海格哈哈大笑的靠近他,看似轻巧地拍了拍夏目的背,但是后者却确定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搅一起,后背火辣辣得疼。

“今天我们要去见见炸尾螺,这种可爱的小生物它是由人头狮身蝎尾兽和火螃蟹杂交得到的”混血巨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完全不在意前几天他的胡子被炸尾螺烧掉的事件,有些学生听到炸尾螺的来源就开始担心两种那么危险的魔法生物杂交而成的下一代是多么可怕的生物,过激的学生甚至在小声抱怨为什么霍格沃茨要不顾学生的安全用混血巨人来教神奇动物保护课程,海格将刚才举在半空的手掌挥下示意学生安静,带领学生进入动物房。

“把课本翻到110页,炸尾螺全身都附着坚硬的盔甲,会反弹所有的魔法咒语然后会将爆炸的火焰喷向攻击他的巫师,但是他有一个没有防备的地方,孩子们你们知道是哪里吗?”热情的教授让学生分组站好,被白灰灰、黏糊糊的没有头却许多只脚横七竖八地伸出来的不明生物发出强烈的臭鱼烂虾的气味恶心到扶着胃干呕的学生们大多没有心情理睬海格的提问,新上任的教授看上去有些难堪,“没有甲片保护的腹部”,坐第一排的夏目回答,他看似完全没有被空气中弥漫的味道影响镇定地回答,“MR.逆先,完美无缺的答案,再个赫奇帕奇加五分,好了,言归正传,今天我们要学习如何饲养炸尾螺。”

下了课后,当海格布置了当天的论文后,袍子上被炸出破洞的学生们如同脱缰的夜骐一般逃离折磨他们的炸尾螺,夏目夹好课本,突然感受到大腿处传来一阵热意,他赶忙掏出口袋里的假加隆,原本的妖精的押转变为花体的“到那里集合”句末还加上了意义不明的星星,夏目用拇指摩擦了一下金币,上面的花纹立刻恢复原状,他暗笑一声以不被级长和教授责怪的最快速度朝城堡的八楼跑去。

--------

“夏目君,你到了啊”夏目推开门就看见日日树涉坐在飘窗前的被他命名为下午茶桌的桌前,下巴搁在交叉握着的双手上,他微笑着对着门口的夏目眨了眨眼招呼他到桌前坐下,“红茶刚刚泡好,也有宗自制的南瓜汁哦。”,“不要分心,涉,你要输了,皇后到D4”坐在涉对面的斋宫宗对夏目点头,然后掏出自己的魔杖指向夏目的袍子默念Reparo,“你的袍子破了,不用在意,我常做这些事情了,我的决斗团里有一个总是破破烂烂的小鬼”随后转向桌面,皱着眉命令自己的棋子移动到相应的位置,皇后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将原本位置上涉的骑士拦腰砍断,骑士的断体被残忍的扔在皇后的脚下,被涉拣出战场。

“巫师棋还是赢不过宗,不过我是不会认输的哦,王车移位。”下一步就会被宗的皇后将军的国王被涉用城堡代替。“将王保住,反而牺牲战力强大的城堡,还真是取巧的做法,不过当我看不出你潜伏在后方的主教吗?皇后退至F6”宗嗤笑,将先前奋勇杀敌的皇后退至后方,再次挥动长枪的皇后将涉接近底线的禁卫军砍断,“涉,看来你的禁卫军完成不了他成为皇后的大业了”。

“夏目,你看的很专注呢,要和我来玩一会吗?”深海奏汰依然沉迷于自己的水生物收藏,“这条月纹蛇是我的新朋友哦,我特意去其他湖里找的,黑湖里的已经消失了,夏目,来和他打个招呼”盘旋在水池底部的蛇被声音惊醒,张开嘴,吐出狭长的信子,“宗和涉看见我抓住这个反复强调不能碰他,因为他有剧毒,不过看着他在水缸里游泳也很有意思。”,蓝发少年头上的呆毛因为不能和自己新找到的朋友一起玩水耷拉在头上,用脸贴在水缸壁上,“奏汰前辈,你知道马形海怪吗?听说有人在黑河见过”不忍看见前辈低落的夏目努力岔开话题,“他是咸水动物,黑湖不太可能有呢,也可能是顺着暗道来这里交朋友,夏目,你对这个有兴趣?”谈到了自己最爱的领域的奏汰看上去精神了不少,眼中闪着光。

“宗,和棋吧,现在你的皇后可以吃掉我的国王,而我的城堡也可以吃掉你的国王”涉看着破碎的棋局发语,“又是势均力敌的棋局吗,涉和宗都很厉害啊”奏汰走到柜子前那里倒了两杯南瓜汁,递给夏目一杯,自己插上习惯吮吸起来。

“对了,涉前辈,你让我来这里不只是请我喝下午茶看你们下棋的吧”,合了一口新鲜果汁的夏目提问,“真是聪明的孩子,这是给你回答正确的礼物”,涉用魔杖变出一朵含苞待放的兰花插在夏目的袍子上,神秘的压低声t“零传信说他要从法国回来了,你要和我们一起去霍格莫德村接他吗?”

--------

最近天气变冷了,大家要在摸小哥哥的同时注意保暖,不要生病了

评论(1)
热度(54)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