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毯的对面

[15]

“夏目君,就是这里了”日日树涉拉着逆先夏目偷偷爬出蜂蜜糖果公爵的后仓库的窗户,断后的斋宫宗看着涉用小孩子做坏事得逞的一脸兴奋的神情翻出窗户的,忍住了在夜深人静的地方吐槽的欲望,在自己翻出窗户后用清洁魔法擦掉几人的脚印,收起魔杖反手拉住了发现霍格莫德村里私人商户门前水池里有他从没见过水生物于是想去捞的深海奏汰,“奏汰前辈,现在天气已经很冷了,而且你湿哒哒的去见零前辈也不好,会城堡的话会给家养小精灵带来麻烦的”看见宗走远,夏目亲昵地勾住奏汰的胳膊,踮起脚尖,在奏汰耳边低语“宗前辈一路上都看上去很纠结我们在晚上私闯人家商店,奏汰前辈就会学校再玩水吧,我和一起去”,“约定了哦”被安抚后的蓝绿色的眼睛就像是天边的星辰,奏汰凑近夏目,拉住他的手自顾自的拉钩,天真的笑容丝毫看不出是可以徒手攻击黑河中野生人鱼的危险人物。

 

“涉,火车还有多久才到站”宗问拿着尖端在发光的魔杖看车站时刻牌的涉,“这个牌子的上写的到站时间还真是能给我带来惊喜,竟然写的是看火车司机开车的心情”涉从袍子里拿出猫头鹰传来的信件“零应该坐的今天晚上这班特快,还好每天晚上只有这一班”。涉语毕,猩红色的特快冒着烟雾出现在四人的眼前,夏目还从未在除了暑假和圣诞节前后看到这辆承载着无数少年愿望的火车,有人下车,几人仔细观察却没有发现朔间零的身影,可能是聊天的声音过大,有一个带着巫师帽的成年人下车后不停的看向他们,涉还不得不挥动魔杖使用轻度的遗忘咒,防止他是城堡里某个伪装成旅人来抓违规学生的教职员。

 

“没有看到零前辈,零前辈会不会使用其他交通工具直接回城堡啊”夏目看着开始重新喷气的火车,仔细打量每一个穿着黑袍子的下车乘客,深夜里每个人都低着头赶路除了刚才的那位再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回霍格沃茨的交通工具应该只有火车,城堡和霍格莫德都没有连上飞路网,零从法国骑扫把飞回英格兰的可能性也有点小,禁林的风很难穿越而且他也没有带扫把”宗回头回答夏目的提问,“零也有可能坐鹰头马身有翼兽回来,夜骐虽然不会飞但是跑的很快”奏汰做出思考的表情看向天空,“那么我们大概明天就可以从麻瓜日报上找到零了,疑似被外星生物绑架的青年,一向胡说八道、不找边际的预言家日报也会将零描述成一个想要挑战魔法部规定的疯子吧”几人中最熟悉麻瓜生活的宗冷静的反驳奏汰的天马行空。

 

云彩将唯一照明的月亮遮住,月台上的拿着行李的乘客都快步回家了,夏目掏出魔杖本想点亮,一辆三层高、艳紫颜色的公共汽车闯过火车轨道,眼看要撞上时刻表的柱子,然而柱子却神奇的移动了位置,夏目吓得退后了几步,紧紧的握住自己的魔杖,一只手抚上他的肩头,“夏目君,那是骑士公共汽车,专为遇到麻烦的巫师准备,你刚才举起魔杖了,这是召唤它的信号”涉笑着低头安抚受惊的夏目,掏出自己的只有两颗星星在跑没有指针的怀表看了下时间,“不过这辆车着么晚应该不会来这里啊,他的行驶区域应该在伦敦”。

 

“这位年轻的巫师要去哪里,只要是陆地就没有我们去不了的地方”紫色制服,有着一对大招风耳,脸上的粉刺也不少的青年从车上探下身,“不用了,他们不坐车”零提着旅行箱打着哈欠下了车,还没等他站稳就被夏目扑了个满怀“零前辈,欢迎回家,辛苦啦,这次去法国干什么呀”夏目的脸蹭到零的袍子上感受到有些潮湿,用手摸了一下,手指上沾到了一抹红色“零前辈,你受伤了?”夏目紧张地想要检查他的伤口,“那只是翻到我身上的番茄汁,售票员不停向我推销车上的果汁,多花了五西可买的番茄汁被他全倒在我身上,还说这是他们的特别服务”公交车以惊人的速度穿过村子,经过的每一个屋子都给它让出一条路,零用还原魔法将袍子变干净“车上还不能使用魔法,黏糊糊的从法国坐到这里,去了一趟法国去找一个突然不见的守卫布斯巴顿的鬼魂”招呼另外三人回学校“做了那么久,我都饿了,去食堂吗”

在昏暗的密道里,夏目点亮魔杖照亮没有光线侵入的通道,“费尔奇现在应该在巡逻,我们几个不顾宵禁在城堡里晃来晃去没问题吗”想起了上次被费尔奇抓住最后不得不喝下可怕的生骨灵,夏目不住地打了个寒颤,“上次是意外,零发明的活点地图可以知晓学校里每个人在哪里,谁在移动”涉对着夏目眨眨眼,刚才被行驶的巴士刮乱的长发被他重新理好,零从袍子里拿出一张看似平常的羊皮纸随后用魔杖指向它“我要知道城堡的一切[1]”洁白的羊皮纸上的墨线开始延伸,浮现出一张霍格沃茨的地图,上面有霍格沃茨里每个人所在的位置,他指了指四楼的位置“皮皮鬼现在在烦费尔奇,他估计不会去地下一楼”。

 

按照活点地图的指示,出了驼背老太的密道出口,早已习惯了楼梯变化的几个五年生带着一个四年生快速冲四楼移动到地下一层,奏汰走到门前用手指挠了挠门上的香梨,深夜的食堂就连勤勤恳恳的家养小精灵都到壁橱里熟睡了,宗从橱柜里那里一些糖果,奏汰看似对今天晚上的海鲜汤很感兴趣,饱食了番茄汁的零看上去精神了一些[2],“零前辈,你为什么不乘特快火车回城堡?”夏目随意问出自己一路上困扰自己的问题,“和布斯巴顿可爱的小姑娘聊了一会,错过了火车的发车时间”,拿着锅子的涉插入他们的对话,“夏目君,要吃点什么吗,不吃晚餐会长不高的哦~”,他用锅铲敲击锅子的边缘发出轻快的声音,“三明治怎么样,晚上吃了也不会不舒服”,他眨眨眼随即用魔杖指挥案板上的黄瓜自己脱皮,菜刀将生菜和火腿切成整齐的形状。几分钟后,可口的食物端到四人面前,“请用,慰劳一下没吃晚餐的肠胃吧”

-----

“夏目君,晚安,做个好梦”赫奇帕奇的休息室靠近食堂,四人向说出口令准备走近入口的夏目道晚安。

“乖孩子去睡觉了,真相也该浮出水面了,零,布斯巴顿到底发生了什么?”

 

 

--------

[1]活点地图的咒语我想了很久,本来想用告诉霍格沃茨之王学院发生了什么的,但是后期零把地图送给了明星他们,想到北斗的冰山脸说出这句话我就出戏,所以改的不是那么中二

[2]学生去食堂做饭和拿东西吃是不违反校规的

ps英智要出现了,但是他的设定不是伏地魔,不是摄魂怪,更不是大蛇纳吉尔,只是一个既平凡又不平凡的巫师罢了


评论(2)
热度(43)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