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毯的对面

我已经连着上了12天的课了,还要再上7天,erp害死人,这章依然还是过渡,下一章应该不会失控再水下去了,求小红心和小蓝手,顺便关注我一下也好哦

[17]

“夏目君,你觉得什么才是真正的魔法?”在通往四楼的阶梯上,日日树涉突然停止脚步,向楼下张望确保两人在刚才的追逐战中和费尔奇已经保持了较长的距离,他在无人的走廊挥动魔杖将楼梯恢复原状防止新生被楼梯送到不认识的地方在学校里迷路,然后笑着和楼下气急败坏的管理员挥了挥手,转头收敛夸张的笑脸向逆先夏目提出问题。

“涉前辈,我们现在是在英格兰最神奇的地方,霍格沃茨每个地方都可以被称为是真正的魔法啊。”夏目靠着栏杆喘着气,平缓因为剧烈运动而有些气息混乱的胸口,听到涉的问题,反手抓住栏杆前倾身体,歪着头看着身旁的涉,他左手扶着下颚,常年整洁的袍子因为奔跑而有些凌乱,听到了夏目的回答,涉先睁大了眼睛,随后眯起眼睛点点头,“还真是令人惊奇的答案,夏目君”。

悦耳的魔法铃声敲响,走廊上散步的学生纷纷加快脚步向教室走去,“夏目君应该没有课了吧”夏目摇摇头,“麻瓜研究学是最后一节课”,涉眨眨眼,紫水晶的瞳孔仿佛蕴藏着无数未知学识的禁书区的图书“既然这样,想和我逛逛城堡吗?”

寂静的城堡好像只剩他们两个没有课上的学生,旁边的墙壁飘出一个个子特别高的女子,身穿19世纪的衣裙,她悠悠的飘到两人身旁,“Ms.格雷,今天你也很美丽[1]”涉向女幽灵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漂亮的女幽灵笑着还礼,小心地绕开两人飞远防止他们感受被冷水浇筑全身的感觉,走过魔咒学教室,教室里小个子的弗立维教授站在一堆书本上给学生讲解如何使用显性咒,学生们拿着魔杖在教室的各个角落念出“Apareciym”,夏目往教室里瞟了一眼学生的课本,戴着蓝色领带的学生二对二认真的练习。

夏目转头却发现涉已经离开了教室靠在独眼女巫雕像旁边,他连忙追上去,皱着眉问“涉前辈,这节课是不是拉文克劳的中级魔咒学”,“被你发现了呀,不过我不去上课是被弗立维教授批准了的,虽然我不去上课,但作业还是会交的”被发现了秘密的涉有意岔开话题,涉盯着右手面的走廊“不说我的事了,夏目君,你有见过那个入口吗?”夏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面活版门矗立在那里,“我曾经问过零,连他的活点地图都没有显示那个入口通往哪里,特意去查找了《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面也没有对它的任何记载”两人边走边聊,夏目回想上礼拜写的关于魔法史中关于妖精大战的论文,回答“但是在魔法史课上,宾斯教授确实有讲解过校长会在学校里藏东西,毕竟城堡是继古灵阁世界上第二安全的地方”

“涉前辈,费尔奇先生一直会来这里擦奖杯的”夏目担心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费尔奇除了自己昏暗的办公室最常出现的地方会不会因为刚才违反校规而不得不去禁林做苦工,“不用担心,我刚才偷偷在三楼的走廊造了个沼泽,虽然很快就会消失了,不过费尔奇先生应该在应付那个东西”涉淘气的展开双臂,在铮亮的地板上转了一圈,停在历年历任男女学生主席的名单前,夏目走到他身边“我一直有个疑问,费尔奇先生是个哑炮,为什么不离开魔法世界,成为一位普通的麻瓜呢?还要留在学校里”涉提高声线用高音回答转头对夏目眨眼“因为这里充满了惊喜啊”随后压低声线重新看向每年魁地奇杯得主的学院的合照,去年照片中央的朔间零被斯莱特林的队员簇拥着右手抓着金色飞贼,左臂夹着扫帚,懒洋洋的向两人打招呼“也可能是因为这里充斥着他得不到却最想拥有的东西,他不愿屈于天赋离开他到达不了的地方”

————

[1]拉文克劳的幽灵,鹰院一直是崇尚美丽的


评论(1)
热度(47)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