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The Best Time

[2]

伦敦,8.00a.m,国王十字火车站

带着英式礼帽日日树涉拿着一捧不知从何而来的带着闪着珍珠光泽的晨露的如同火焰一般灼眼的红玫瑰,踏着轻快的舞步,在人群中穿梭将玫瑰分发给匆匆赶路的少妇和带着墨镜的年轻小姐,祝愿她们有一个美好的一天,几位害羞的少女甚紧紧握着刚刚抄在餐巾纸上自己的手机号码趁人群不注意塞给他,红着脸飞快的跑开。

涉像灵动的飞鸟一般回到刚才的休息厅“穿成和麻瓜一样等在国王十字火车站还真是第一次,麻瓜小姐也都有不同的个性,果然这世上还是有很多我没有见过的惊喜事件,这样别具一格的经历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要讴歌这如同古灵阁妖精秘密藏着的制作精良宝石一样美好的生活”展开刚才的带着香味的餐巾纸,皱着眉头看纸巾上的一串数字“这串数字难道是一组密码,那位美丽的小姐是想给我传递什么神秘讯息吗?”。

“涉,无论到哪里都是那么精神呢,真好~”浑身带着湿气的深海奏汰猫着腰靠近,脸上带着不解的神情,“刚才我在一个很厉害的地方看到别人抬起来就有水出来的东西,我也去玩了,水真的可以出来,本来想很开心的让自己舒服的泡一下的,结果被人很生气地赶出来了”低落的坐在斋宫宗的旁边,全身团在一起,把头靠在膝盖上,“抱歉了奏汰,稍微忍耐一下,等零来了给你施个清水魔法,或者等夏目换好货币让他给你买点什么”,奏汰带着温和的微笑摇头“谢谢,涉,我没有关系的。”

宗的坐姿活像莎翁笔下不谙世事的贵族绅士,仪态优雅的看着手中的书本,翻书的时候小声抱怨着人群的吵杂让他不能静下心来和作者畅游神秘世界,拿出能工巧匠手绘的书签夹在那里单手合上书再将其放进随身携带的包里,抬头发现不见的好友和刚才不太一样,“你们两个刚才做什么去了,一个回来浑身湿哒哒,一个还抱着花,千万不要忘记自己还带着踪丝,在校外使用魔法会有麻烦”从包里拿出一块方巾递给奏汰,“快点把自己擦干,知道你一定会把自己变成这样特意给你带的”,宗将突然扑过来的奏汰推开,“喂,你还湿着不要拿湿手碰我。”

“不能使用魔法的未成年的小鬼,有没有想念挥动魔杖的感受,让本大爷告诉你们那有多方便”使用幻影移形的朔间零炫耀般地转着手中的魔杖出现在几人身后,他用手搭住额头透过指缝看天空中耀眼的太阳“这么热的天没有一把伞怎么可以,accio umbrella”魔杖前段发出耀眼的白光正中前方带着伞出门的少女,她手中的雨伞平稳的以一条抛物线飞到他的手中,零飞快地在周围施展驱赶无关人群的魔法,当少女发现自己手中空空回头查看,赤瞳黑发的男子拿着本属于她的雨伞,“可爱的小姑娘,刚才和友人打闹不小心拿了你的雨伞,可以收下这个礼物作为道歉吗”少女点点头,向男子提问是如何做到的,男子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前“那要小姑娘自己发现了”。

“零哥哥,你刚才太厉害了,那个小猫咪完全没有发现”逆先夏目眼中闪着倾慕的目光,拖着一个巨大的皮箱站在休息厅,“妖精问我要用纸币还是硬币,涉哥哥说要勇于尝试新事物,所以换了这个,不过麻瓜的货币看上去挺不值钱的样子,我拿了20金佳隆换了那么多”他掏出一沓数额有大有小的纸币,“还好我换了这个,刚才一个和我在一起的戴眼镜的卷发巫师换了一大堆都快拿不起来了,还特意帮他搬到门外。”

“夏目,好乖,表扬你一下”奏汰揉乱他整齐的红发,夏目向后躲开“奏汰哥哥,不要揉我头啦~”

零撑开塞在涉无限伸展的提包里拿出的黑伞,满意于伞遮住耀目的阳光,“好了,夏目,你把门钥匙放在哪里了,我们出发吧。”


评论
热度(62)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