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毯的对面

[20]

往城堡的深处走去,逆先夏目觉得除了几人的脚步声,远处的密道里还有水珠滑落墙壁的声音,走廊顺坡而下,“这里的环境很像古灵阁呢,所以会不会有像那里一样有巨龙守卫财宝”日日树涉抚摸着凹凸不平的古老墙壁上的干涸的水渍,一脸兴奋的带着上扬的语气提问,“如果真的有,涉还请你做他的对手。”斋宫宗冷笑一声冷静制止,“啊啦啦,竟然这样反驳我的想法,宗真是狠心呢”他装作很伤心的样子低着头想掏出魔杖让啼叫的金丝雀叽叽咋咋的地飞出,宗皱着眉头退后几步绕开成群结队、横冲直撞的雀儿“不要随意放这种东西出来,掉的毛粘在衣服上很难清理的”淘气的刚出生的小鸟不受控制地去啄黑暗中依然耀目的红发,“涉前辈,不要让它们来弄我的头发,很难受的”

夏目转过头忿忿不平到,眯着眼防止想用手驱赶吵杂的鸟儿,然而诞生在魔法中的小鸟和它们的主人一样带着相识的好奇心和恶作剧精神,它们和一般魔法中诞生的只是被施咒者指挥的马上会消失的不同而是有灵魂的一般绕着夏目的头飞了几圈,被他用了咒立停之后也还是亲昵的啄着他的脸颊,其中一只大胆甚至地咬住的头发偏长的那端牵引着他向洞口走去。“涉前辈,你的魔法和书上的不一样”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抓住那只最活泼的小鸟,“夏目君,可不要被书本上的记载不过的魔法束缚住灵魂死板记录,要抓住梅林的裤子和他一起遨游魔法世界才可以发现真正的魔法到底是什么样的”涉的回答如同神秘事务司的部长被人问到那扇永远锁着的门后面藏着神秘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拗口,小鸟挣脱禁锢他的掌心和它的友人一起站在夏目的肩膀上。

“嘘,你们有听到什么动静吗?”走在前方拿着活点地图开路的朔间零示意大家安静,宗及时阻止偷偷拿出吹宝超级泡泡糖声称想让整条密道充满几天都不会破灭蓝色风铃草颜色的泡泡的涉,深海奏汰闭上眼睛侧耳倾听,“是翅膀拍打空气的声音,但是和任何一种会飞神秘动物的声音都不同”,“会不会是幽灵?”,奏汰睁大眼睛歪了歪头,笑着扶住夏目的肩膀“夏酱,是害怕了吗?我会保护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受一点伤害的”,“哦呀呀,奏汰真是狡猾呢,夏目君可不是你一个人的珍宝呢。你的日日树涉绝对会誓死守护你的,我是你的日日树涉”,“涉前辈,不要突然扑过来啊,很危险的”被涉抱住脑袋的夏目不满的抱怨抬头看见掏出魔杖的宗站在他的身侧,不时用魔杖画出复杂的阵法,注意到夏目的目光宗向他点点头,“好啦好啦,有本大爷保护你们还能出什么岔子”零挥了一下魔杖,嗤嗤地笑,转过身狠狠地揉了一把夏目整齐的红发,“胆子足够大的小鬼们,快点跟上我的脚步”。

几人顺着光源走到走廊的尽头,前方是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上面是高高的拱形天花板。无数只像宝石一般光彩夺目的带着尖利的嘴巴和爪子扑扇着翅膀在房间里到处飞来飞去。房间对面有一扇厚重的木门。“如果直接冲过去开门,会不会被攻击”,“神秘的事物才能激发新的灵感,我去试试看”涉深深吸了口气,紧紧攥着魔杖,弯腰跑了过去,他毫发无损地来到门边,对着门又拉又推最后使用“Alohomora”看着纹丝不动的门无奈地向四人耸了耸肩,“这世上原来还有涉前辈办不到的事”夏目低语,他肩上的小鸟飞到他的头顶轻轻啄着他的头皮示意他向上看“那些闪闪发亮的鸟有可能不是装饰这里用的”。

“它们是钥匙呢,夏酱,要抓住才行”,“这里有成千上万把钥匙,一把把试过来是不可能的,这里应该有很多人来过”,“那把破破烂烂飞得最慢的看上去是谜底呢,啊,那里是飞天扫帚”涉走到墙角拿出几把条状芦苇的扫帚穗都破破烂烂的飞天扫把,仿佛是意识到了危险一般,原本飞行缓慢的钥匙在涉触碰到扫把的一瞬拼命加速,那把破旧的钥匙被其他钥匙以守护的方式团团围住,完全捕捉不到它飞行的轨迹。

涉骑上其中一把,在空中将另外三把的抛给站在对角的四人,“虽然看样子就知道扫把可能不太好控制,但是这摇晃程度还真令人感到惊奇”涉骑着扫把飞到顶端,双臂张开仅用双腿夹住扫把柄,古旧的扫把在他的控制下就像是曾七次获得欧洲杯冠军的弗拉察雄鹰队选手的火弩箭,愤怒的扫把显然不满巫师的表演,在空中画了个圈想把涉甩下来,然而他稳稳了身体双手抓在扫把柄向下俯冲然后快速向上飞往那堆伪装成鸟类的钥匙堆里,如果现在是学院杯的话,一定会用很多人拼命鼓掌尖叫。

“还是和以前一样爱炫耀”零摇摇头,“宗,它在哪里?”,唯一没有骑飞天扫把的宗退后几步用魔杖挥开几只“鸟”,“在奏汰的上方,小鬼的右边,你的三点钟方向,钥匙最聚集的地方”。奏汰快速稳定住身体,想悄悄靠近钥匙堆伸手抓住正确的那把,警觉的钥匙如同骑士般带着它们的国王调转飞行轨迹擦过夏目的扫把、绕开零的手臂向十点钟方向飞去。“这是和我们展示它们的飞行技术”零看着它们的飞行方向对着天上几人致意“夏目你和奏汰一起从两翼逼近那把钥匙,涉你从另一端飞过去逼近它,我从下方往上飞抓住它。”

夏目用尽全力向控制住扫把的行径方向,腿间的橡木却一反他的意愿随意的甩着,奏汰从后方靠近稳住了他的身体,用手触碰了他的扫把一下,原本不安分的扫把瞬时停止抖动,奏汰与他飞到平行的地方对他温柔的微笑,夏目点点头两人便加速向那把钥匙飞去,占据最高处的涉从天而降,挂在扫帚上,双手和双脚抱紧扫帚柄,躲避其他钥匙的攻击,那把钥匙看穿了三人的轨迹不得不向下飞去,零缓缓地在扫把上站起身,在钥匙飞向他的时候跳起抓住钥匙,落下的瞬间又用脚勾住扫把,得意地骑在扫把上向上方的几人挥着钥匙。

“不愧是斯莱特林最年轻的找球手,带领队伍队伍斩获三年学院杯的功臣队长”涉在空中如同学院杯的解说员一般吹耀着零的功绩。他们迅速降落,零向那扇门跑去,钥匙还在他手里挣扎着,刚把它塞进锁眼,用力一拧——没错,就是它。咔哒一声,门锁刚弹开,钥匙就又飞走了。

ps求扩列,qq1321689300,备注就写lof找到的就好,爱你们哦

评论(3)
热度(50)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