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儿童欢乐多,每天都在努力填坑,想成为和奇人哥哥一样温柔的人,愿世界对我爱的人永恒的祝福和赞美

(五奇人)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

[22]

    “不过是巫师棋,这座城堡我还没有见过能有和我正面对弈的对手。”斋宫宗宛若化身了战场上指点江山的帅才,原本站在他身前的禁卫军挥舞着前进的大旗按照他的指令向前进攻,他指挥的两名禁卫军就像是战场上最勇猛的武神,虽然只能着一格一步前进,但是攻击迅猛。

    原本作为棋盘上移动距离最长的深海奏汰却迟迟没有任何动作,绿色的瞳孔折射出黑白棋盘的肃穆,他像是误入血色战争的人外生物,目睹了万千的死亡而不作出任何行动,唯一的变化是他收敛了原先像是定格在他脸上的笑容,微微弯腰的动作就像是面对鱼群的饥饿的鲸鱼。

原本认为自己还算擅长下棋的逆先夏目有些局促,他感觉自己的手心在微微出汗,不知道要怎么移动才能顺利击杀敌人而不影响到其他人,“小鬼,你在想什么,在棋盘就是战斗,你是想受伤吗?”一直站在黑国王位没有移动的闭目养神的朔间零睁开眼突然出声,一挥胳膊,“E4黑骑士到F6”,夏目吓得一激灵立刻按照指令,握紧缰绳让马前行,手拉住过长斗篷的边缘防止绊倒身下的骏马站到F6,待他站稳,白主教如同幽灵一般再一次缠上他,只差一步他就会被战车用权杖像碾碎虫子一样被击杀。“夏酱,要专心,在这座城堡中要是有一点分心有可能会让你后悔终生的哦”奏汰转向夏目,温和的他很少用这种严肃的语气教育人,夏目急忙点头,“夏酱,好乖,好乖。等会要摸摸你的头”瞬间变回原先样子的奏汰眯起眼睛,永远沉浸孤独氛围中的他很难和人交流很久,刚认识奏汰前辈的夏目认为他原先是生活在黑湖中的巫师没有发现的品种,有着极高的智商但是有着新奇的世界观,随着时间推移,夏目认为这位前辈是有着独特思想的奇迹,平时看似不谙世事,却有着对这座古老城堡和魔法世界深刻的认识见解。夏目轻轻拍拍脸让自己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现在我们占有极大优势,对面的主要战力只剩下一个主教和一个战车”,夏目回想小时候和比他年长一岁的哥哥在他家书房下棋是,那个头发乱蓬蓬的哥哥教他的术语,“夏目酱,国王身边的禁卫军是很厉害的,虽然他们只能动一步,但是会为了国王献出自己的心脏”。

夏目从马上弯下腰想从那几个面无表情的比他都高的冰冷棋子上读出对国王的忠诚,然而那几个棋子站姿随意毫无战意,无趣的玩着自己手中的长矛,对手方只有国王手握十字架战意充沛、指点江山的幕后英雄教皇、默默守卫国王勇猛杀敌的战车还有最先前混入战场拿着权杖的女皇,不知为何如同英雄般被击杀后,被白国王视如败犬,甚至直接手挥十字架将他的断体扔出战场。

“真是不堪一击,谁都逃不开我的完美指挥”宗就像是圣诞舞会上穿着优雅笔挺的指挥家,身前是拿着透明乐器的乐队,所有的棋子都沉醉在他精湛的智慧下,主教在信仰上帝的巫师家族地位超过任何人,神秘人都无法让他们低头,唯有信仰可以能让他们臣服。

ps 求求puka快出卡把,wata也是,他们不出卡,我都懒的玩游戏了,面临a游

评论(2)
热度(43)

© Lyrics | Powered by LOFTER